首页 >雅湾新闻网>时事>蒙格斯智库:玩太久手机会降低青少年幸福感?

蒙格斯智库:玩太久手机会降低青少年幸福感?

2019-11-14 08:45:14 作者:匿名

介绍

如果手机被认为是改变21世纪人类命运的最伟大的发明,我相信每个人都不会有任何意见。像“黑镜”一样的大大小小的屏幕照亮了低智商人群的日常生活。无论是吃饭、上班还是睡觉和休息,手机已经成为一个人身体的新部分。

接下来的问题是,“手机屏幕占用了太多的个人时间”和“手机会大大降低人们的幸福感”等等。除了直觉判断,我们还需要对这个重要话题对人类生活的影响进行更加科学和严谨的研究。

剑桥大学伊曼纽尔学院助理教授Amy orben和andrew k. przybylski于2019年发表了《屏幕、青少年与幸福:心理科学中三次使用日记研究的证据》。和心理健康:来自三项时间使用日记研究的证据).本文引入了一种更科学的测量方法——“时间使用记录法”来测量青少年的屏幕使用时长,更准确地研究了青少年幸福感与手机屏幕使用的关系。

作者发现:一般来说,手机屏幕使用时间与幸福感之间的相关性是显著负的,但是由于测试样本的不同,实证结果会有偏差;

1.对于爱尔兰受试者来说,他们的幸福感与自我报告测量中的屏幕参与显著负相关,也与通过日记测量的工作日屏幕时间和休息日屏幕时间显著负相关。

2.对美国受试者来说,他们的幸福与他们是否在上床睡觉前1小时内用屏幕显示一幅重要的图片呈负相关,这是通过时间日记来衡量的。

研究背景

随着电子屏幕的使用越来越广泛,科学家、决策者和其他人开始怀疑青少年过度使用电子屏幕可能会对他们自己产生不利影响,但关于这一主题的学术研究尚未达成共识。过去,传统的研究以屏幕时间为最重要的自变量,采用回顾性自我报告量表法,忽略了人们在回忆过去参加某项活动的时间时往往不准确。基于此,本研究正在寻找一种更精确的方法来测量屏幕时间作为突破口。第一次,“时间使用日记”——也就是说,要求受试者回忆一天中进行的所有活动以及每项活动的发生时间。这种方法可以更有效地计算受试者注意屏幕的总持续时间以及每次注意屏幕的具体时间范围。

研究目的

本研究收集了爱尔兰和美国的样本数据,分别采用“自我反馈法”和“时间使用日记”来测量青少年的屏幕使用情况。设计了三个实验来研究屏幕使用和幸福之间的关系。前两个实验旨在通过探索性分析形成不同的假设,第三个实验旨在验证之前的假设。

实验假设

样本设计:样本1来自爱尔兰,4573名青少年(12-14岁)为有效受试者,样本2来自美国,790名青少年(12-15岁)为有效受试者。

测量方法

幸福感:这两个实验使用不同的工具来测量幸福感。其中,样本1使用优势和困难问卷(sdq),该问卷由父母填写,由25个问题组成,具有反向评分。第二个是儿童抑郁量表(CHILDREN ' S DEPRESSION INVESTORY),由青少年自己完成,用反向评分法评估他们过去两周的感受和行为。样本2使用了罗森伯格自尊量表的简化版,包括五个问题和一份简短的情绪和情感问卷。参与者被要求选择最能描述他们过去两周心情的句子,这个句子由青少年自己完成。测量工具包括优势与困难问卷、罗森博格自尊量表,测量方法同上。还有一个简化版的情感和感觉问卷,共有12个问题,由青少年使用反向评分完成。

电子/屏幕互动(Electronic/Screen Engacy):两个样本都采用自我报告测量和时间利用日记方法,其中时间利用日记包括工作日和休息日的时间记录。记录的时间信息包括参与(即是否参与某些屏幕活动)、屏幕活动时间、屏幕是否在睡觉前30分钟内使用(以下统称为屏幕参与30分钟)、屏幕是否在睡觉前1小时内使用(以下统称为屏幕参与1小时)以及屏幕是否在睡觉前2小时内使用(以下统称为屏幕参与2小时)。在示例1中,屏幕活动被定义为21,分为4类,而在示例2中,屏幕活动被分为13类。这样,每个样本在屏幕上得到11个特定的变量。一是自我报告的测量,通过四个问题来实现。第二,时间使用日记方法来测量与以前相同的内容,并定义5种屏幕活动。一是自我报告的测量,通过四个问题来实现。第二,时间使用日记方法来测量与以前相同的内容,并定义5种屏幕活动。

经验结果

就屏幕参与测量而言,自报测量结果与时间使用日记测量结果之间的相关系数与爱尔兰基本相同。

关于屏幕参与和幸福之间的关系有三个发现:

1.参与者自我报告的屏幕参与和他们的幸福感之间存在显著的负相关。我们认为,高水平的自我报告屏幕参与与低水平的幸福感有关。

2.时间日记测得的屏幕时间与受试者的幸福感呈显著负相关,证明了时间日记测得的总屏幕时间与低水平幸福感相关。

3.受试者的幸福感与30分钟的屏幕参与显著正相关,但与1小时的屏幕参与不显著相关。因此,我们认为用时间日记来衡量30分钟的屏幕参与与低水平的幸福感没有直接关系。

结果还表明,在控制模型中,负相关随着控制的增加而减小,而在非控制模型中,正相关出现得更多。因此,负相关在没有控制协变量和混杂变量的模型中比在控制模型中更明显的假设不成立。

启迪

本研究试图通过引入一种更科学的方法——时间日记法来测量青少年的屏幕参与度,从而更准确地探索青少年的幸福感与屏幕参与度之间的关系。尽管研究发现,在科学测量下,支持屏幕参与降低青少年幸福感的证据很少,但结果中反映的问题仍然值得关注,因为屏幕相关产品与当今时代大多数人的生活息息相关,未来进一步拓展和深化这一问题的研究意义重大。

秒速飞艇app下载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甘肃快三投注

© Copyright 2018-2019 zebnc.com雅湾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