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雅湾新闻网>娱乐>有人靠vlog还清债有人拍vlog走世界,但背后心酸不为人知

有人靠vlog还清债有人拍vlog走世界,但背后心酸不为人知

2019-10-27 17:36:01 作者:匿名

作者/唐昱

编辑/赵秋艳

在微博和b站输入vlog这个词,你会深深体会到“一切都可以变vlog”的力量。学习、旅行、烹饪、吃饭、睡觉、化妆、整容手术、约会、婚礼、生孩子...只要你感兴趣,你几乎每天都可以在vlog中找到样本。

在大多数视频的开头,这些录象机会对着镜头微笑说:“大家好,今天是x周,我要去xx……”也许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和你的一天没有本质上的不同,但是总会有一些事情吸引你。它可能是vlogger的外表和声音,也可能是有趣的内容或纯粹的背景音乐,在这种音乐中,人们可以满足他们窥探的欲望,寻找灵感或享受生活中的治愈感。不知不觉中,10多分钟过去了。

2018年,就读于伯克利音乐学院并暂时离开娱乐圈的娜娜·欧扬(Nana Ou yang)开始在微博上发布自己的虚拟博客,带来了中国拍摄虚拟博客的新浪潮。似乎一夜之间,各种各样的明星、博客和人们开始拍摄虚拟博客。Vlog,或者视频博客,仅仅是一个视频日记。2010年,视频博客教父凯西·内斯塔特开始在youtube上传视频博客。他坚持更新了600多天,使得这种与摄像机对话的方式在youtube上很受欢迎。

在中国,早在2017年,就出现了一批专业vlogger,如竹子、越南、飞猪等。一些普通人也幻想通过拍摄自己吃饭、玩耍和玩耍来生活。然而,与颤音和快手的短片相比,更具艺术气息或有趣灵魂的vlog有很高的创作门槛,这意味着它只会在一个相对较小的圈子里,只有少数vlogger会成为商业实现的幸运者。

这种没有华丽图片或引人注目情节的视频,以温和的内容展示,让一些表达了自己渴望找到记录生活和表达自己的方式的95后,也让其他不想出去或社交的年轻人了解他人的生活,同时双方可以通过分享获得更广泛的经验和更有趣的自我。

"我踩着右脚翻了个身。"

当我在2018年第一次听说vlog时,蓝蓝不知道如何拼写这四个字母,也不知道是读“微博”、“家庭微博”还是“微博”。在向他的朋友确认这个词后,他检查了互联网,发现视频日志告诉了摄像机他今天做了什么。虽然他看起来有点傻,但他觉得很简单。

在拍摄第一部视频日志之前,蓝蓝想测试绕紫禁城走多长时间。从下午3点到7点,他一只手拿着一个沉重的相机不停地行走和说话,他的大脑一路高速运转,他必须保持面部表情自然。忘记单词后,他不得不重新开始。要得到一张vlog的好照片并不容易。这个虚拟日志也是他的mcn的垫脚石。

蓝蓝是一名拥有236万粉丝的生活博客写手。他身高1.8米,肥胖,戴着眼镜,在镜头前很有亲和力。因为他强烈的生存欲望,他选择了成为一名vlogger。是的,他字面意思是“活着”。

照片来自@岚探险日志

蓝蓝在一个富裕的家庭长大。他来北京大学学习法律,但没有拿到文凭。毕业后,他在家里呆了两三年吃喝。这种每天只需要花钱的生活在2016年他的生意失败后彻底结束了。他的家庭欠了一大笔外债。在他贫穷的时候,他只有几十美元。

当生活突然跌入谷底时,蓝蓝再次审视自己,却发现自己一无所知。这台电脑只用来听歌曲和看戏剧。为了不饿死,蓝蓝想出了各种各样的办法:在北京找一份严肃的工作,他的教育背景太不现实,他的肥胖外表也减少了,没有公司想要他。最后,我和一个朋友聊了聊,他意识到有一个行业赚钱很快,叫做视频自助媒体。

"那时,我的目标不是活着,而是活着。"蓝蓝向女友借钱购买设备,在家呆了两周,每天强迫自己在家观看在线教程,学习如何剪切和拍摄视频,如何操作苹果系统,并开始与朋友制作有趣的视频。当时,东北的罗纳尔迪尼奥和北京福克兄弟都因他们的街头喜剧节目而在互联网上出名。

踩着恶作剧热潮的尾巴,蓝蓝一开始也走了一条有趣的路线。这个节目被命名为“蓝蓝大冒险”。他是负责摄像机的人。在一段两分钟的视频中,他坐在一个陌生女孩旁边,她正在街上打电话,假装在打电话。不管她说什么,他都回答,好像他们在说话。离开后,女孩告诉电话的另一端,她刚刚遇到了一个傻x

当时,蓝蓝听说一些有趣的视频团队一个月可以赚几百万元,他特别羡慕。他认为这是他前进的动力。他每天下班回家都看他们的视频,认为有一天他会像那样成功。他原本是一个严肃的人,制作有趣的视频只是为了钱,但是因为他不知道如何操作,他制作了几十个视频,他们没有赚到钱。他不得不向朋友借钱和借网络贷款来继续他的生活。他有40多万元要付,已经由银行支付了。

在那段时间里,每天早上他都要安抚家人的情绪,擦干眼泪,然后带着他的设备出去制作有趣的视频,试图逗观众开心。仔细看录像,悲伤藏在他的脸上。采访中,又提到了过去的日子。当时,蓝蓝说话时严肃的脸上露出了内心的痛苦。

是时候找到出路了。蓝蓝选择成为单身男女的相亲节目。情感,听起来很共鸣。拍完两三个月后,我发现情况并非如此。尽管视频播放量有所增加,微博拥有数万粉丝,但这种定位将不会有广告。

我们必须找到新的出路。兰兰托的女朋友去博主@bigger研究所询问他的经历。bigger建议他试试vlog,它目前在国外很受欢迎,可能很快就会在中国流行起来。vlog就像是一部关于一个人的纪录片,但是蓝蓝的Vlog很少涉及到他的日常生活,而且与普通人的生活联系更紧密,比如分享去阿童木博物馆的经历和体验美食餐厅。

蓝蓝达探险微博照片

与此同时,他意识到他不能再独自工作了,必须签一份mcn。在签约后的第一个月,蓝蓝拿到了6000元的工资,但几乎所有的钱都被用来偿还债务。“当时,我既感激又高兴。我感觉棒极了。我最早的梦想是从这个行业赚2000元。”当他没钱吃饭时,他依靠公司同事从食堂给他带食物。他非常清楚地记得,14元钱送了一碗肉丝、辣椒、烧饼和鸡蛋。

在拍摄vlog半年后,他称之为不可思议的机会来到了门口。一天,蓝蓝打开一封私人微博信,发现华为正在找他做广告。到目前为止,他也对自己是如何被发现感到奇怪。当时,春节临近,扣除税款后,蓝蓝收到了一万多元。这是他自己收到的商业广告。他为家人买了油和肉,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过得很愉快。

第一则广告似乎为他挂断电话打开了方便之门,机会就像雪球一样来了。子弹和子弹的生活充分利用了蓝蓝的生存欲望。他不允许自己踩到错误的坑。每次他收到视频广告时,他都会非常认真地对待,并会提前当场确定哪个位置和角度最好。有时,前一天晚上,他会心慌,幻想各种意想不到的情况。如果突然停电了,现场太吵了,不能停止听,他怎么能让内容更有趣,一大早就带着这样的焦虑入睡。蓝蓝感到非常自豪的是,他移交的视频作品几乎不需要修改,可以被客户一遍又一遍地浏览。

今年是蓝蓝最快乐的一年。他还清了债务,有一点积蓄,月收入达到了6位数。不要再担心生活了。

“非常感谢这个时代。我踩对了。我翻了个身。”蓝蓝说。

校园情侣的坚持

与蓝蓝不同,他起初被迫走沃洛格路,罗伊和苏相爱。他们是那种像仙女夫妇一样的旅行旅行家。他们都在大连长大。他们在高中的歌唱比赛中相遇,并一起在北京上大学。他们已经相爱8年了。2016年,他们辞职,一起旅行,在旅途中唱歌和拍摄视频。2018年,他们开始了为期一年的全球旅行。他们在每个国家住了一个月。在每一站,他们分享不同的当地生活体验,包括图片和照片,以及持续超过10分钟的几次vlog会议。

@roy Huang傅园微博上的照片

但是只要他们点击最新一期的vlog,本能的嫉妒就会立刻被戳穿。九月底,罗伊和苏连续36小时换机。他们在战争期间到达南美洲。在时差、每日拍摄和电影剪辑的多重攻击下,苏连续一周睡不好觉。

"我心里有点不舒服。"那天早上苏打开电话后疲倦地说了这句话。最终,罗伊只能接管摄像机的角色。

正常情况下,罗伊负责拍摄和后期阶段,苏负责拍摄和策划。正如任何旅行者可能会遇到的,恶劣的天气、崎岖不平的旅程、旅行中被绑架、身体不适以及这些尴尬和真实的时刻都被记录在他们的日志中,除了美好的经历之外。

像所有其他职业一样,Vlogger必须忍受生活中的焦虑和压力。例如,文案还没有完成,好镜头还没有拍摄,视频的实际效果还没有达到预期,合作伙伴提出了一些困难的要求等等。也许照相机的正面是生活中一个光明的赢家。摄像机外面是视频农民工,他们熬夜编辑,蓬头垢面。

在vlog这个词出现之前,罗伊在网络营销方面做着创造性的工作,而苏是一名网络产品经理。两人都在好公司工作,都走上了所谓的职业道路。这两个人从大学开始就喜欢旅行和唱歌。毕业旅行期间,他们在斯里兰卡散步时唱了“张三之歌”,并制作了第一个旅行mv视频。下班后,他们还继续在假期旅行中制作mv。

2016年papi酱的流行让罗伊和苏将制作短片的可能性视为他们的职业。一天晚上,吃饭时,两人聊天时,突然冒出了辞职的想法。罗伊说,采取这一步骤的原因是“没有绝对的理由不这样做”。

凭借两年工作的积蓄,两人开始了旅行和创作的生活。然而,即使在附近的东南亚国家,他们也会尽最大努力存钱,并在半年内花光所有的积蓄。他们最初的计划是在所有的钱花完之后,如果找不到谋生的方法,就回去工作。但在那时,罗伊和苏开始看到他们的创作有所改进。这两个年轻人赌了一把,向他们的好朋友借了一笔钱,并继续在微博上直播他们的旅行和音乐。

为了找出可能的现金流方向,罗伊和苏还用自己的视频和计划访问了所有主流视频网站,但在聊天后,他们没有以下内容。那时,旅游博客是从博客时代发展起来的,主要是通过写图片和分享图片。直到papi酱的出现,视频才逐渐成为主流认可的内容创作形式,但仍然缺乏商业登陆环境。

撞到砖墙后,他们俩都平静了下来。当他们的收入不够时,他们靠为杂志和旅游网站写文章和拍照谋生。

也是在那个时候,各种平台开始支持自我媒体。罗伊和苏开始与微博合作。他们有机会免费旅行,并获得了第一笔广告收入。编辑也邀请他们进入平台。微博粉丝数量增加到30多万。但那时,罗伊和苏遇到了一些创造性的瓶颈,不知道下一步该去哪里。这时,papi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来招聘博客作者。罗伊和苏提交了mv和节目。罗伊和苏在2017年正式签署了papitube协议。

合同签订后,单单战斗的情况就改变了。除了流量支持,该公司还有一个专业的业务团队与广告商联系。他们不必整天思考如何“推销”自己,这样他们就可以在创作上投入更多精力,并高速推出不同类型的程序。这也是为什么今天越来越多的vlogger在寻找公司。

与此同时,第一批博客如竹子、镜月和王小光已经出现在互联网上。在看到vlog的流量和热度后,微博、B站和颤音等平台都在2018年开始齐心协力。微博发布了vlog官方调用命令,以支持vlog新成员。B站发起了为期30天的虚拟日志挑战,完成的UPo获得了平台奖励。今年颤音甚至宣布,它已经投资10亿美元支持VLOG,并正式向用户开放了一分钟的视频版权。此外,虚拟环境、闪存和其他视频剪辑应用程序的流行正在推动虚拟日志文化走向公众。

有人说vlog在任何时候都需要超过10分钟,这在这个视频屏幕很短的时代有些不合适。然而,罗伊认为他们以前一直试图与每个人分享他们更真实的一面。vlog改变了观众对内容价值的判断,从专业和技能转向关注人们自身表达的多样性,使观众能够更好地理解创作者,这种形式更适合他们表达自己的想法。

“就结果而言,我们是受益者。”罗伊说。

回顾他们在暴风雨中的坚持不懈,苏说旅游业是他们的根,vlog是展示他们对生活热情的一种方式。作为一名职业选手,你必须首先弄清楚为什么要拍摄以及展现什么样的价值观,而不仅仅是为自己找份工作。如果你找不到坚持下去的理由,你可能会逐渐迷失自己,无法承受失败的结果。

作为旅游博客写手,罗伊和苏会遇到一些误解。即使他们认真对待旅游业,一些人仍会认为这不是一份严肃的工作。他们只会出去两三年一段时间。然而,罗伊和苏已经在心里达成共识,这只是一种与所有职业一样合法和平等的生活选择。

没有伏洛格,就没有如此广阔的生活。

当vlog在中国流行时,它也吸引了许多年轻人加入,就像当年的papi酱效果一样。

博客“宋三在这里”是中国传媒大学的毕业生。去年,他离开北京,以全职博客写手的身份回到三线城市。今年9月,宋三发布了一个16分钟的视频日志,讲述了他在过去的一年里是如何困惑地与梦想抗争的。我希望每个人都能更理性地看待这个行业,这个行业似乎就在眼前,每天都在玩的时候赚钱。然而,他也表示,虽然他迄今为止只通过拍摄vlog赚了2041.16元,但他觉得通过做视频给他的精神上的充实不可能通过任何一步一步的工作来给他,他会坚持到做不到为止。

拍摄虚拟日志似乎很简单。许多新手教程的视频可以在网上找到。还有几十个主题模板,如“和我一起学习”和“和我一起烹饪”供参考。然而,认为一个人只有通过分享日常生活才能成为职业博客写手是一种绝对的误解。沃洛格·施里文曾在一次采访中说,“当你什么都不是的时候,你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问自己,为什么观众会来看你?”因此,在2018年拍摄vlog时,他将镜头对准了世界各地的神奇奇观,他在创意主题上的突破让他迅速走红。

蓝蓝现在觉得,如果她想通过拍摄vlog来生存,仅仅通过拍摄视频来维持生活是很困难的。尽管他的人生跌宕起伏的故事足够精彩,但他一直不愿意在vlog中说,他认为这种惨卖只是一件引人注目的事情。大多数人只是来看笑话,这不是他想要的。

他欣赏竹子和vlog所揭示的诗意和哲理。在患职业病时,蓝蓝会一节一节地把竹子切开,如何转移竹子,如何连接音乐,但他认为关键是他们的拷贝,这是大量生活经历沉淀下来的思想。很难模仿和赶上。

照片来自@ Hello _竹子博客

竹子在英国旅居8年,当过制片人和导演,2016年开始拍摄vlog,她对细腻的生活有高度的敏感,用艺术化的形式去展现日常情绪,还会阶段性推出很多强策划、强故事性的爆款视频,正如博主@jin小菌所说,让人产生一种类似看练习生成长记的代入感。在看了竹子165条视频后,@jin小菌总结出一个结论:作为一个vlogger,你不能只有v

© Copyright 2018-2019 zebnc.com雅湾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